<progress id="rrp5j"><noframes id="rrp5j">
<span id="rrp5j"><noframes id="rrp5j">
<th id="rrp5j"><noframes id="rrp5j"><progress id="rrp5j"></progress>
<progress id="rrp5j"><noframes id="rrp5j"><progress id="rrp5j"></progress>
<th id="rrp5j"></th>
<progress id="rrp5j"></progress>
<progress id="rrp5j"><address id="rrp5j"><progress id="rrp5j"></progress></address></progress>

教育平板有哪些過人之處?

業界 | 2021-01-14 14:30:42
時間:2021-01-14 14:30:42   /   來源: 北京商報      /   點擊數:()

線上教育觀念的深入和技術的更新,給教育類硬件的興起注入了東風。而在各類教育硬件中,教育平板首當其沖,成為目前市場上發展規模最大的品類。近日,以教育平板為主要收入來源的企業優學天下向深交所遞交了招股書。而目前除了優學派、好記星、步步高等老玩家的身影,也出現了技術廠商、互聯網公司這樣的新面孔。被各企業瞄準的教育平板會是一門好生意嗎?和普通平板電腦相比,教育平板又有哪些吸引家長和學生的過人之處?

線上教育催熱市場

近日,以教育平板為主要收入來源的企業優學天下在深交所遞交了招股書,據招股書內容顯示,優學天下此次IPO擬募集資金4.855億元,將用于公司個性化教育平臺升級建設、人工智能技術研發中心建設項目等方面。

公開資料顯示,優學天下的主營業務即為智能教育硬件,除了教育平板電腦外,還提供智能手表、教育機器人等產品。而優學派作為公司旗下的代表品牌,被消費者熟知。據招股書披露的數據顯示,2017-2019年間,優學天下的教育平板電腦產品銷量分別為45.05萬臺、54.97萬臺和 56.27萬臺。

相比普通的平板電腦,教育平板往往內置了學習應用,同時能夠管控娛樂應用,由此達到教育和學習的目的。2020年線上教育發展迅速,而在停課不停學的號召下,教育平板的銷售量也登上新的臺階。

據IDC平板電腦月度零售數據跟蹤報告顯示,2020年2月平板電腦線上渠道銷量同比增幅接近100%,3月的增幅也保持在近50%,平板電腦需求的增長也帶動了教育平板的銷量。

IDC預測表示,2020年教育平板的總出貨量接近440萬臺,2021年則會達到470萬臺。相比普通平板出貨量的下滑趨勢,教育平板市場需求增長更為穩定。此外,據IDC數據顯示,2017-2019年我國教育平板電腦出貨量分別為370萬臺、390萬臺及410萬臺。

指明燈智庫聯合創始人郁苗在接受采訪時表示,Pad+教育內容的嘗試其實不是一個新的模式,但從2019年、2020年開始,這個賽道開始快速增長。“我相信未來像這樣的產品會成為在線教育領域的標配。”

老玩家與新面孔

教育平板的火熱吸引了更多玩家進入賽道。據統計,目前市場上主流的教育平板包括步步高、好記星、優學派等消費者耳熟能詳的品牌,同時,華為、聯想等技術廠商也開始與第三方教育機構合作,通過內置教育應用打造自身的教育硬件產品。此外更有2020年大力布局教育的字節跳動,也表示目前正在研發教育平板。老玩家和新面孔的出現,讓賽道上的競爭日趨激烈。

科大訊飛副總裁章繼東將目前的教育平板類產品分為了幾類。“第一類是內置了教育App的普通平板,這類產品的核心在于將大量的教育資源放在了平板上,讓普通用戶能夠直接使用產品整合好的教育內容。這些廠商不做教育內容也不做教育應用,而是發揮教育平板的平臺化作用。第二類是傳統的學習機類型,這類產品是將傳統的教輔進行電子化,解決曾經教育資源匱乏的問題,做專屬學習的平板。”

此外,章繼東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以科大訊飛為例,目前他們研發的訊飛智能學習機的方向更偏重于人工智能在學生學習過程中的應用與輔導。“實際上,技術、經濟發展到今天,內容匱乏的情況已經不太多見了。所以我們將研發重點放在了將內容資源與核心算法整合上,提供適配學生的學習體系。”

教育信息化和裂變下沉

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來,教育信息化越來越成為教育部門和學校重點探索的領域。要實現教育信息化,硬件設施的更新就顯得尤為重要,而目前在教育硬件市場規模最大的品類就是教育平板。章繼東表示,目前政策和有關部門對學生使用電子設備,形成大數據,從而依據這一數據對學生和老師進行減負增效工作是非常支持的。

“在時代的趨勢下,每個學生的學情將會朝著電子化和數據化的方向發展,不管是使用還是分析這些數據,一定會需要電子設備,也就是學習終端。目前的學習終端是以教育平板形式呈現的,未來是何種形式還值得我們去探索和發掘。”章繼東談道。

無獨有偶,中關村教育投資管理合伙人于進勇也表示,長期來看,像教育平板這樣的終端產品,在場景中的廣泛使用是大趨勢,“可能未來的終端不是平板這種形式,而是新的電子交互學習方式”。

除了面向學校的B端輸送,擴大在C端的占有量與市場也是擺在企業面前的難題。在于進勇看來,短期內,各家企業還是會利用自身現有的資源優勢,依據自身情況去選擇to B或是直接to C。

郁苗也表示,“業內現有的很多教育平板企業采用的運營模式,都是先布局代理商和中小學,從而實現觸達用戶的目的。“各家企業最終都會直接面向終端市場,不管是和第三方合作還是企業直接面向,未來對終端市場的搶奪會更加激烈。目前一些線上教育公司開始著手布局教育平板這樣的終端市場,我相信2021年的競爭會更加激烈,到2022年,當終端產品成為標配,市場反而會逐步穩定”。(程銘劼 趙博宇)

標簽:Lucid
家里只剩下我和我哥,特级aaaaaa毛片,人妻新居被连续侵犯中文字幕
<progress id="rrp5j"><noframes id="rrp5j">
<span id="rrp5j"><noframes id="rrp5j">
<th id="rrp5j"><noframes id="rrp5j"><progress id="rrp5j"></progress>
<progress id="rrp5j"><noframes id="rrp5j"><progress id="rrp5j"></progress>
<th id="rrp5j"></th>
<progress id="rrp5j"></progress>
<progress id="rrp5j"><address id="rrp5j"><progress id="rrp5j"></progress></address></progress>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